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言えなかった言の葉

★重发,你们还说没有肉,我又被禁了(憔悴脸


☆1228粉+情人节谢礼

★ABO设定

☆熟年夫夫设定

★短小精悍



==============================


 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在一起十年了。
 要说这十年内没有吵过架是不可能的,两个人甚至一度觉得缘分已经走到尽头,可最终还是回到了各自身边,现在更是黏糊得跟强力吸铁石似的,能挨在一起就绝对不拉开距离。身边看着他们一路走过来的朋友们一开始还大呼受不了,后来便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也有人问过他们说有没有什么维持婚姻关系圆满的秘诀,二宫闻言睁着他水亮的眼睛去看身边的大野,大野却是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答道:“现在不要去想这些,等有了问题再去解决。”
 是了,他们两个都是这般随性的人,不理想也不悲观,因此不会有多余的奢望带来的心理落差。然而晚上只剩两个人在家里时,二宫停下手中战斗着的游戏,看向大野被电视的光映上蓝蓝的荧光的侧脸,却突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二宫不曾说过,其实在和大野的感情里,他一直没有丝毫的自信。平时总是说着自己和大野都希望对方不要管自己,可二宫知道自己和大野的心态又有些微妙的不同,没有人生下来就是独行侠,二宫更是那种表面逞强实际害怕寂寞的别扭性格,面对大野尤其如此,要不怎么说大野对他而言是特殊的存在,又要不怎么说爱情是不平等的——他觉得自己能和大野走到今天是因为自己没有越过大野的底线,所以他对于大野来说或许只是相处着舒服的“适合”,而不是热切想要追求的“唯一”。可谁让自己先喜欢上的大野,如果拿这个作为砝码,二宫和也注定成为这场博弈中的输家。
 二宫反复告诉自己他不在意大野到底对自己有几分的喜欢,可说不在意是假的,不安还是有的,然而就算那次冷战到两人分手,二宫也没对大野说出这些心声。

 七年之痒是个非常邪乎的说法,而大野和二宫非常不甘愿地证实了这个说法的可信性。


 那天一直折腾到太阳落山二宫才完全从发情期的折磨中脱身,大野抱着他去浴室的途中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们和好吧。”
 二宫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大野,又把脑袋埋进大野的肩窝蹭了蹭,细不可闻地回了一句:“嗯。”

 也就是那次复合之后没多久,大野意外地对二宫求婚了。所以说二宫在这份感情中是卑微的,他没有去追问大野为什么突然又决定复合了,甚至没有去问大野这么憧憬自由的人为什么要和自己结婚。发小多多少少为他感到不平,他却说,重要的是他回到我身边了,这就足够了。
 另一边大野也有未曾对二宫说出口的话,比如说交往之初他确实有些不痛不痒,他很感激二宫不像其他omega那样会追问自己到底有多爱他们,也很贪恋和二宫在一起时的自在感;又比如说那一次的失而复得才让他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起二宫已经悄悄成为了一个特别的存在,“喜欢”和“爱”两种感情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情况并不多,而二宫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一个。大野甚至开始莫名期待二宫会像年少轻狂时那样对他说喜欢,这样他也一定会回以轰炸式的告白,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都似乎反而变得害羞起来,明明身体和想法上越发契合,“喜欢”二字却反而越发难以启齿。所以大野想,或许等到自己弥留之际才会好意思把自己一切的想法告诉给二宫听吧,或许那时候他可以找到最恰当的言语,组织出最流畅的语序,只是不知道那时候还能不能看到因为羞涩而红了耳根的二宫呢。

 大野察觉到身边人的游戏厮杀声停了下来,转过头去看他,便发现那人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
 二宫摇摇头,前一秒还带着丝忧愁的脸又挂上了好看的笑容,惹得大野情不自禁地凑上去给了他一个难舍难分的吻。
 今天面对那个人的问题,大野还有半句话没说出口——婚姻圆满其实没有什么窍门,最关键的是找到对于你来说正确的人。
 “我找到你了。”
 松开二宫的唇,大野突然没头没尾地呢喃了一句。二宫愣了一下,随即又开心地笑了起来,抬起手环住大野的脖子。
 “嗯,我也找到你了。”


END.


==============================


题目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的名字
大家……情人节快乐……我觉得这节日应该改名叫双汪节,西皮汪+单身汪(X
祝我早点找到正确的人……

评论(22)
热度(283)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