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三十七)

看到 @叉子 说来的人是不是大野的新情敌,一瞬间我觉得这个脑洞也不错(

然而老是给大野找情敌也太可怜了点(((

这次先放过他(圣母笑

比起这个

我想看四千字的太太文(盯叉老师


=========================


    原本还很冷静的二宫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为什么大野会在这里,而且原本还在暴走的久雄面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小个子,竟然真的噤了声,抓着二宫的手也松开了。

    事情的变化来得太突然,二宫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

    

    大野下午本来正在无所事事地翻着钓鱼杂志,突然接到松本打来的电话,原本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谁知道事态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

    “久雄正在二宫他们的店里闹事,你要不要来看看?”

    松本也是恰巧路过那家便利店,今天有几个学生在自己的画廊里搬作品准备办画展,松本想着买些水犒劳一下这些孩子就去了二宫他们的店,谁知道才走到店门口,就听到一个自己熟悉又厌恶的声音在店里骂骂咧咧地嚷着什么。松本不由得紧张起来,心下祈祷着二宫和相叶可别在现场,结果往店里一看,久雄正在找茬的不是别人,正是二宫。

    店外面也有客人在悄悄地打电话报警,但是松本知道,这种时候找那个人比找警察有用,因为久雄隶属的地藏一组组长,就是大野的爷爷。

 

    桥本久雄这个名字,大野再熟悉不过了。

    小时候住在爷爷家,和这个人打过不只一次照面,久雄这人年轻时特别能打架,听组里的人说每次出去血拼他都是冲在第一线的功臣,但是天生嚣张跋扈的性格也给组里惹了不少祸,他右手的那根小拇指就是作为惩戒,被爷爷给砍下来的。后来政府开始取缔黑社会暴力团体,为了保住组里的人,爷爷主动决定转型,组织还在,上下级关系还在,经营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店还在,只是整天打打杀杀争地盘的活儿不干了,现如今压在他们头上的是法律,还存留的各个组也都是打打擦边球自保活路。然而久雄就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这种转变,以前喝起来不要钱的酒凭什么要拿钱去买,以前打架砍人就是他的工作,现在让他金盆洗手,可不就等同于让他失业吗。这些不满也只是说说,久雄这人对爷爷特别忠诚,爷爷打定了主意的事情,他也只好服从,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久雄就在闹事被抓和自肃的循环中渡过了十几年。

 

    大野名义上是爷爷指名的下一代组长,所以组里对这个未来的老大也都敬着三分,可谁知这个接班人从小就性格喜静,一天到晚就窝在房间里画画做泥塑,要么就出去钓鱼,爷孙俩之间的分歧也就是从那时起越来越大。

    大野不想当什么地藏一组组长几代目的,也就没有这个自觉,和二宫认识后更是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但是“家里是黑社会”这样一个葛藤始终盘绕在大野心里,也因此至今大野都甚少提到家里的事情,可以的话大野想隐瞒二宫一辈子,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必要信息,能不说就不说吧。

    可现在,老天似乎在逼着大野把这最后一个秘密也告诉二宫,大野也来不及多想了,穿上外套就一路小跑地赶到了店里,结果一进店就看到那个被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正被久雄拉扯着,甚至扬言要伤害他。

    大野人生第一次有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久雄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大野,不得不说大野发起怒来的神情和他爷爷年轻时简直一个样,不用大吼大叫也能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场震慑住别人。久雄的单细胞大脑想不到大野会和这些小店员有什么关系,只当是自己又在违反组里规定闹事时被抓了个现形,他从来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但是他怕大野和他爷爷一样说到做到,真的剁掉他一只手。

    久雄悻悻地松了手,余光里那个被自己抓着威胁的小店员被店长叫到休息室去了,抬眼看看大野,这个未来的组长依然黑着张脸,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出了便利店。久雄也赶忙跟上去,刚踏出店门就听到大野背对着他说:“今天的事我会跟爷爷说,你准备准备搬家吧,别再出现在这里了。”说完又转身回到了店里。久雄挠了挠头,一口闷气没处出,狠狠地踢了一脚店门口的垃圾桶,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中拖着步子走开了。

 

    大野回到店里时,二宫已经从休息室出来继续工作了,虽然脸色还是煞白煞白的,但万幸的是刚才只是虚惊一场,谢绝了店长想让他提前下班的好意,回到了收银台前站着。

    大野和二宫做过约定,二宫打工时他绝对不能去店里骚扰他,所以大野只好趁着没有客人来结账,凑过去小声地对二宫说:“我在外面等你下班。”

    离下班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呢!二宫来不及拒绝,大野就已经走出去在店外面的长椅坐下了。傍晚时分风又大,看着大野在外面裹了裹衣服,二宫心下一阵无奈,这个人真打算这样在外面待一个小时吗?让相叶替自己看着点前台,二宫跑出去走到低着头的大野面前踢了一下他的脚。

    “喂。”

    二宫俯视地看着大野抬起头,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己。这人又恢复了平时软塌塌的模样,刚才凛冽的气场此时竟然找不到一丝影子。二宫有很多事情想问他,但不是现在。

    “我下班还早呢,你先回去吧。”

    “不要紧,我不打扰你,就在这里等着。”

    “外面多冷啊,冻感冒了可没人管你。”

    “没事,我主要是怕那个人再来……”

    二宫撇撇嘴没说话,白了大野一眼就回店里去了,大野正在纳闷他怎么又生气了的时候,那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拿着一瓶热红茶。

    “拿去,”二宫把红茶递给大野,“冷了就回去,听到没有。”

    大野软软地点点头,“恩”了一声,伸手去接的时候冰凉的手指触到了二宫的手,让二宫皱起了眉头——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死脑筋还不听劝。


TBC.

评论(24)
热度(96)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