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三十四)

我真没写什么都被屏蔽了(委屈脸


=====================


    大野交海报画稿的下午,二宫说他有个包裹寄到,要在家等着,就没来大野这边。把画稿发给小栗和丸山,正在等回复的时候就听到隔壁有敲门开门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对话之后隔壁的门又被关上,就在大野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骚扰一下二宫时,丸山从Skype上发来的信息,说是大体没有问题,就是有几个地方的颜色想做一下调整。


    来来回回几次修改和意见交换,丸山那边总算敲定说没有问题了。大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近四个月,总算完成了这一份工作。抬头看看窗外,发现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落了下去,站起来打开灯,顺手摸到手机给二宫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去吃饭吗?


    也不知道二宫是不是在打游戏,等了半天才发了回复过来,让大野自己去吃。本来还想着和二宫一起去吃点好吃的庆祝一下,但是转念一想等这次的工资拿到手了再去也一样,虽然有点小失落,大野还是没去多问,揣上钱包便出了门。


    到常去的拉面店去吃了碗拉面,回去路上路过便利店,突然想起二宫应该还没有吃饭,便发短信去问他要不要带些什么回去,可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没等来回复,大野开始犯嘀咕了。这人每次都是这样,一打起游戏来就失联。认命地钻到店里随便买了两个面包,碰巧遇到相叶在店里当班,不出意外地被问到二宫怎么没一起。


    “他在家里打游戏呢。”


    相叶看着大野满脸抱怨的表情,一点都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说着二宫真幸福的同时,又在担心这会不会让二宫越来越家里蹲……


 


    大野提溜着塑料袋不紧不慢地走回家,快到公寓楼时习惯性地抬头去看自己和二宫的房间,果不其然二宫的房间,闭合的窗帘后只透过来微弱的光——那个人打游戏时从来不喜欢开大灯,跟他说了那样对眼睛不好也不听……虽然大野还挺喜欢二宫戴眼镜的样子。


    按了二宫家的门铃等了片刻,里面听不到动静也没人来开门,大野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上次的二宫“失联”事件后,二宫就配了一把备用钥匙给大野,还满脸说教地跟他说:“我不开门说不定是在睡觉,你自己进来确认不要老打电话,把我吵醒了怎么办。”大野得了便宜自然不会继续卖乖,把钥匙好好地和自家的串在一起,转身就给了自家恋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是没想到这把钥匙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推开门,玄关处的灯是关着的,令大野感到意外的是,二宫的电脑似乎也是关着的。二宫这边的屋子由于面积小,房间布局也很紧凑,一进门就是狭窄的走道和迷你得不行的厨房,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屋子里面的样子,连在一起的卫生间和浴室倒是要走进去才能看到。


    “和也?”大野满腹狐疑地换上拖鞋,边往里面走边出声唤道。


    房间里面似乎传出点动静,大野才顺着屋子里唯一的光源走到卫生间门口,便听到二宫慌张的声音:“诶,诶??阿智??你怎么来了?”


    “给你发短信也不回,我给你买了吃的……你在做什么?”大野说着就要进去,却被阻止了。


    “没什么,你别进来!在外面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出去。”虚掩的门内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二宫的声线里甚至还有一丝颤抖,大野越发觉得奇怪起来,也不管二宫的话,推开门便走了进去,谁知道他才踏入一只脚,躲在里面的人就唰地拉上了浴帘。


    站在浴缸前面的大野有点摸不准状况。


    “和也?你怎么了吗?”


    “没有,你出去啦!”


    浴帘的一边被人从里面死死拽住抵在墙面上,大野想两个人早就坦诚相见了到底有什么不能让他看到的,二宫这个样子也太反常了,而且……你死死抓着浴帘的一边有什么用,另一边也能拉开啊……


    于是大野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了行动。


    里面的二宫听到浴帘另一边传来哗啦的声音时就开始在心里骂自己猪脑子了,然而也来不及去反抗了,况且论力气他绝对比不过大野,于是果断放弃浴帘,双手死死拉住自己的衣摆。


 


    大野被眼前的光景震住了,自家的恋人上身好好地穿着家居服,两条小细腿儿却光溜溜地并拢在一起,两只肉肉的手紧紧攒着上衣衣摆拼命往下拉遮住隐私的部位,然而被遮着的地方却似乎有透明的液体顺着腿往下流。


    “和也……你在……做什么……”大野吞了口口水,直觉告诉他,自家恋人下半身什么都没穿。


    “所以都让你别进来了嘛……”二宫垂着的脸红得都快能滴出血了,声音里甚至染上了一点哭腔,大野下意识就想上去抱住安慰安慰他,却被人胳膊肘一抬阻挡在半步之外,“你别过来……我还没做完清理,脏……”


    “什么清理?……”大野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四周,这才发现浴缸的莲蓬头被拔了下来,浴缸旁边还有可疑的管状包装……大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猛地抬头去看二宫,“你……你在做那个清理?”


    二宫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做过这么丢人的事,自己悄悄地策划着投怀送抱不说,还在做准备工作的时候被撞个正着,都怪自己下午收到货后又犹豫了太久,不然怎么也不会发展成这种尴尬的局面。二宫还在脑内想着这一关要是可以重新打的话要在哪个节点存档时,就感觉到大野一手梏住自己的腰,一边弯下腰去拾起了水管。


只是冠个长啊你想怎样!!!! 


TBC.


评论(13)
热度(69)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