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三十三)

每次都拉maru下水觉得怪对不起他的……先和他说声再见,但是就目前作者的脑洞计划来说之后还会有他出场(也指不定过个一年半载又变心意了(这个坑到底打算拖多久


========================


    大野似乎是找到了工作的感觉,之后的画稿一直进行得很顺利,只是每天就是吃饭、画商稿、睡觉的日子让大野觉得自己快憋坏了,想画点自己的东西,想在画布上随心所欲地涂抹颜料就算没有任何形状,想出去钓鱼,怎样都好,想要一些发泄。二宫能感觉到大野的压力,只是和上次不同,这次大野向他索要的充电时间越来越长,做的事情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只是亲吻,然而每每二宫作出任何些微的抵抗动作,大野就立马停下了手,二宫甚至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拒绝会不会也造成了大野某种程度上的压力。

    好在大野的工作也开始收尾了,跨了一整个冬天,大野总算交上去最后一批设计稿,小栗再次把他和松本叫到公司来,告诉他设计稿完全没有问题了,只是希望他可以再画一张海报用的大图。单图的开价是松本定的,大野并不清楚行情,但是他相信这些交给松本去定是不会有任何差错的。完成口头上的协约后,小栗打电话叫来丸山,让他跟大野说明海报用图的要求,自己则去准备书面协议用的文件了。

    大野还记着之前那天晚上丸山对二宫诉说衷肠的种种,而丸山那天也没有喝到断片,自然记得大野和二宫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两个人一打照面还有一点心照不宣的尴尬,好在松本也在,大野便不用怎么开口,在旁边听着,有疑惑的地方开口去问就可以了。

    待工作交接完毕,小栗把松本招呼过去在文件上签字盖章,待客室只剩下大野和丸山两个人在,不算小的空间里的空气立马像是凝固住了一般。丸山不自在地搓了搓膝盖,拿余光偷瞄着大野。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大野则是右手轻轻捏着自己的喉结,大概是觉得嗓子干了,又伸手去拿茶几上的绿茶来喝。

    眼见着大野杯子里的茶就要见底了,丸山觉得自己有必要尽一下地主之仪。

    “需,需要再倒,倒点茶吗……”

    大野没想到丸山会突然和自己说话,垂眼看看杯子才发现自己一杯茶都要喝完了,一瞬间莫名地不好意思起来。

    “啊不,不用了……谢,谢谢……”

    两个人又靠坐在各自的沙发里陷入了沉默,这边丸山在想第一次主动搭话就结巴成这样简直丢脸死了,那边大野也在反省怎么一紧张就跟着对方一起结巴了……

    把手中的杯子转了第十圈,大野又摸摸鼻子:“还,还是麻烦你帮我再倒一杯……”

 

    丸山从茶水间回来将茶递给大野时,大野羞赧地摸着鼻子朝他笑了一下,丸山突然觉得这个人表情柔和下来的话也没有那么可怕,弯弯的眼角看起来温柔极了,挺立的鼻子,精致的面庞……

    “难怪二宫先生会那么喜欢你。”丸山又翻看起大野交上去的画稿,似是自言自语地说到。

    “啊?诶?”大野只顾着喝茶,也没听清丸山在说什么,只捕捉到一个二宫的关键词。

    “大野先生喜欢二宫先生吗?”

    大野放下茶杯看向眼前的年轻人,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画稿,虽然脸上在笑,却隐藏不住闪烁的眼神和轻微颤抖的嘴角。在心里暗暗叹口气,今天的事情如果让和也知道了,他会不会说我欺负后生晚辈呢。

    “喜欢,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说上话后越来越喜欢,想要照顾他一辈子的那种喜欢。”虽然现在被他照顾的时候更多一点,但也正因为如此,大野觉得自己需要变得更加强大一些,想要给予那个人更多,而不是一味地被照顾、被安慰。

    丸山似乎有点吃惊大野会回答得如此坦荡,表情复杂地垂下眼,不一会儿又笑着看向大野。

    “那就好了。”

    “诶?”

    “我看得出,二宫先生在大野先生面前时是不同的。”丸山还记得第一次和二宫见面时的情景,二宫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那么游刃有余,丸山一直觉得二宫就是那样一个闪闪发光的人,善于谈吐又为人风趣而不失礼节,标准的精英模样,然而直到那天晚上,丸山才知道原来自己憧憬的二宫和也还有那样一副姿态,懒洋洋的像只猫一样,明明只是倚靠在大野边上,没有特别地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却让人觉得他就是在撒娇。

    “二宫先生喜欢的人也这么喜欢二宫先生,作为粉丝也就放心了。”

 

    那天回到家后,大野没有立马进屋,而是在两个人的住处门外等着。十几分钟后打完工回来的二宫一上楼就看到那个人傻乎乎地站在门外吹冷风,见自己回来了二话不说给了自己一个大大地拥抱。

    “我会照顾好你的。”大野突然说,正如离开公司前丸山嘱托的那样——虽然不是我的立场能说的话,但是二宫先生就拜托你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请一定要照顾好他。

    二宫好笑地捶了一下大野的胳膊:“干嘛,说得好像我要失业了似的。”

    大野乐呵呵地朝他笑却也没答他,开了门把人往自己那里领,关上门刚想索要今天的“充电份额”,二宫却主动抱了上来,甚至挂在自己身上。感觉那人真的跟被抽去了骨头似的,把全部重量都依附在了自己身上,拍了拍那人一动不动的腰身,环手抱住:“累了?”

    二宫点点头。今天打工遇到点糟心事,本来作为生活调剂的工作带来了点不愉快,甚至有些担惊受怕,还好现在回来后有这个人张开双臂等着自己,便也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只想赖在这个人的怀抱中好好放松放松。

    大野估摸着二宫应该抱够了,就想放开他,或者至少去沙发上继续,谁知道大野一松开手,二宫就直直地往下瘫,大野只好又赶忙捞着他的胳膊让他支在自己身子上。

     “啊呀……这可怎么办……”大野故作焦急,“失去意识了?要急救才行啊。”说完一只手松开二宫的胳膊,弯下身穿过他的腿弯,一个使劲把人打横抱了起来。二宫也配合地闭上眼,听着大野演技浮夸的粗喘,挂起了忍俊不禁的笑。

    把人放平在沙发上,大野俯身到二宫的胸前去听心跳,碎碎念着糟了糟了快点抢救,然后两只手掌交叠着轻轻按压了几下二宫的胸口,见那人还打算继续装死,便盯着二宫为了忍笑都快埋到沙发靠枕里去的脸。 “没办法,只好进行人工呼吸了。”说着扶正二宫的脑袋,捏开那张小嘴便吻了下去。

    一下子被大野的舌头入侵进来,二宫吃力地回应起大野过深的攻击,抬起手把大野拉过来让他的上半身伏在自己上面,充上电的身体开始带动大脑运转,思考起刚才买回来的牛奶还没有放进冰箱这种无所谓的小事来。


TBC.

评论(23)
热度(84)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