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二十八)

    “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回来。”


    二宫点点头没再去说什么。自己的住处很小,一张桌子一张床,也没有客厅,走道狭窄的地方甚至两个人都转不过去身子,所以大野很少来自己这儿,基本都是自己去他那儿,在这边等自己回来什么的更是破天荒头一回。二宫隐隐约约觉得大野是想说些什么。


    “你吃晚饭了吗?”大野等二宫换好了鞋,一边说着一边把人往屋里牵,听见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回头去看,却发现那人一只手被自己拉着,另一只却始终按在肚子上,“怎么了?胃疼?”


    大概是因为担心,大野的声音都比平时更柔了些,蛊惑得二宫几乎要忘记了一路上的后悔和怀疑,一时间竟因为眼前人的这份温柔而委屈起来:“嗯……晚上都没怎么吃……”


    大野本来是做好了不管理由是什么总之先来负荆请罪的打算,一听恋人还愿意跟自己撒娇,就知道这个人已经不在生气了。虽然今天反常了一天的理由还是要问的,但是眼前第一要务是让恋人的胃舒服起来。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吃点对胃负担小点的东西吧,乌冬行不行?”见二宫点了点头,大野拍了拍他耷拉着的脑袋便去厨房煮面,刚把锅垛到炉子上点着火,就感觉到一个小脑袋从后面抵在自己的肩膀上蹭了蹭。


    转过身去把人圈住,怜惜地用大拇指一遍遍摩娑着那人看上去疲惫不堪的脸。


    “累了?”


    点头。


    “先去睡一会儿?”


    摇头:“充电。”


    二宫话音刚落,不等人反应过来便抬起胳膊抱住大野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压的同时贴上大野的嘴唇吸吮,舔舐。大野不想给他太大负担,便只是轻轻地配合,谁知道这个人亲到一半竟然磨着自己的嘴角看似很累地叹了口气。


    大野差点没笑出来:“累成这个样子?那这宵夜还吃不吃了?”


    “吃,水开了,快下。”


    嘴上这么说着,二宫却死死箍着大野的手臂和身子一点都不像是想让他利索点干活的样子,大野扭着身子挣扎了一下,却只听见fufu的笑声,就只好抬起小胳膊艰难地把食材一个一个地放进锅里,机器人一般僵硬的动作逗得二宫哈哈地笑出声来。


    大野挪着身子过去把锅盖盖好,便猛地转过身去把还在作怪的二宫抱了起来,也不理会二宫的惊呼,一路走到床前才把人放下去。被丢到床上的二宫还难受得哼唧了一声,听得大野整个人都不太好,恨不得不去管二宫的宵夜什么的了,先让自己吃饱了再说。


    大野支着脑袋看着二宫越来越沉重的眼皮,二宫虽然没去看他,余光里却一直能感受到炽热的视线,大概被盯得不好意思了,就拽着大野的领子把脑袋埋到他胸前装死。大野笑着把人揽过来让他更加贴近自己,一只手在二宫背后轻轻拍着,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似的,屋子里一时间只有了轻轻的呼吸声和厨房炉子上烧着东西的咕噜声,窗外时不时经过的汽车的声音更衬得房间里一片静谧。


    大野犹豫了半晌还是开了口。


    “和也。”


    听到大野叫自己,二宫在心里验证了刚才自己的猜想,在大野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睁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野胸前的衣服褶皱。二宫不想抬头去和大野对视,他怕大野会因为自己的表情抑或眼神失去说心里话的勇气,而自己亦是如此。


    “什么?”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大野等了等,见二宫没有反应,便继续往下说。


    “我一直挺迟钝的,每次都等你不理我了才发现你不高兴了,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好吗,如果我做错了什么,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二宫心想这个人真讨厌,到底还要摧毁自己的心理防备多少次,到底还要逼自己说真心话多少次。二宫怕麻烦,所以他总是希望身边人可以放聪明点,不要什么都让他来一个个地把话说明白,偏偏这个人总是这么笨,又偏偏自己总是对这个人这么没辄。


    支起身子趴到大野身上,看着那个人有些不安的眼睛。


    “你才是,工作卡住了吧。”


    “诶?”


    “早让你有任何问题来找我讨论,你又不来,一个人在那里闷着干着急,你到底在想什么。”二宫几乎不带喘气地吐完这一串,赶在自己滚烫的耳朵暴露之前又把脑袋埋了下去不让大野看自己,“你自己想想最近我们说过几次话,你就这么不需要我吗。”


    不是不需要,绝对不是不需要,而是害怕太依赖眼前这个人。自己的恋人太耀眼太强大,而自己又能拿什么去和他并肩而行?所以想要做出点自己的成绩来,却没想到越努力就越无力,现在还要恋人反过来担心自己,还因为自己的不佳表现生了气,大野几乎要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了。


    “不是的……我只是……想要能够配得上你。”


    二宫一愣,有点跟不上大野的思路。


    “那天去那家公司,小栗先生对你赞不绝口,松润也说你是天才,游戏界没有人不知道你……”


    “哪有那么夸张,而且你也有很多粉丝的好吗,再说了……”二宫握起肉肉的爪子撑在大野脑袋两侧,双目中认真的神情让大野有点移不开眼,“什么配不配得上。”

    “我就是喜欢你。”


    是了,喜欢。


    交往两个多月,二宫第一次对大野说出了喜欢。


    从被告白开始,他一直一味地接受着大野的感情,不停地警告自己不要过于投入不然总有一天会受伤,然而一切的这些心理建设都没有用,自己的心情还是不受控制地被这个人每一个眼神、表情、情绪的变化影响着,等反应过来时,“喜欢”这个心情已经充满了胸腔。心里一直保持着的距离,就被这样一个笨蛋大叔轻易击溃了。




TBC.




--------------------------------------------




1)好在意炉子上的乌冬面的水有没有烧干……(。


2)我也想甜甜地谈恋爱,每天写文都是在虐自己Q3Q





评论(17)
热度(104)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