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二十七)

    人物原设的活远比大野想的复杂,由于是原创游戏,每个人物从脸上的表情到各个阶段的衣服甚至是手指上的戒指都要细致地画出来,更别提还有主场景的概念图,为了减轻大野的工作量,道具设计已经被分配给公司里的图组,让他们一边设计一边直接制成3D模型,但即便是如此,大野还是觉得要画的东西仿佛多得看不到尽头。

    尤其是场景概念设计上,大野似乎突然进入了瓶颈期一般,怎么都达不到小栗他们公司想要的效果。纵是一向悠然自得的大野,也禁不住泛起一丝烦躁。

 

    “那里是第一个stage的高潮部分,现在的设计总觉得气势还不够啊。”

    电话那头的小栗语气中透着些许歉意,这个场景已经是第三次大刀阔斧的修改了,可是出来的效果还是不尽人意,大野的工作进度也在这一个场景上拖了快两周了。

    “到底是哪里气势不够呢……”大野一下子瘫着身子趴倒在工作台上,每次都跟他说感觉感觉,哪怕给一点点具体的指示也好啊。

    “整体的氛围还不够到位,我让图组的人整理些参考资料下午给你发过去吧。”

    “好的,谢谢。”

    “没事应该的,这段时间你辛苦了,等稿件告一段落,约上松润我们出来喝一杯。”

    “好的一定去!”

    那边二宫锁上家门准备去打工,推开大野家的门打算过去打声招呼,结果看到大野电话讲得正欢,看到自己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抬了下手就又转过身去不再看自己。二宫忽然有点不爽,刚迈进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关上门掉头走人。

    大野最近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的风,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的,不打工的时候过来给他做饭也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充电”的次数越来越少,反而是烟越抽越多,一开始说的好好的有什么可以找他讨论,结果也不来。

    “什么意思嘛到底。”二宫愤愤地把自己的外套往休息室的椅背上一甩,自言自语的抱怨恰巧被正好破门而入的相叶听了去。

    “nino怎么了?和O酱吵架了?”相叶有点尴尬地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看着气呼呼地叉着腰的人,犹豫着要不要接近。

    “谁要跟他吵架,再说那个大忙人他有时间跟我吵架吗。”二宫又气呼呼地捡起自己的外套挂好放进员工用的小柜子里。

    嗯,看来是吵架了。相叶在心里默默地下了结论。

 

    然而二宫是真不觉得自己在和大野吵架,大野就更没有这种自觉了,他甚至没有察觉到恋人今天离开时有任何异常,只是跟小栗打完电话才反应过来刚才二宫好像来过,但是好像又走了。想着那人晚上反正还要回来,大野便也没太在意。

    可是直到太阳下山,大野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大野才意识到——午饭后没多久就出门的二宫怎么还没回来。抬头看了看时间,都快八点了,以往每次二宫去上下午的班,再晚七点也回来了。打开画室的大灯,看着摊了一桌的不成形的草稿挠了挠脑袋,大野决定出去活动一下身体,于是揣上钱包走到了二宫打工的便利店,刚推开门就听到熟悉的小尖嗓喊了一句“欢迎光临~” 开心地往收银台那边去看,却发现那人也不看向自己,而是低着头整理着香烟。

    便利店的店长也在旁边,大野也不好凑上去说话,只好提了个篮子往店里面的货架走去,正走着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整理货架。

    “欢迎光临……O酱!!”高挑爽朗的青年开心地挥着手。

    “哟……你们今天怎么打这么长时间工?”大野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希望相叶认为自己是在关心他就好,别看出来实际是在问二宫的事情。

    “我是本来就有八小时的班,nino是因为今晚本来上班的人生病突然来不了,他就临时顶替一下……”然而相叶虽然看上去没心眼,却总是能误打误撞地捕捉到事情的关键所在,“nino没有联系你吗?”

    “唔……”大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相叶若有所思地看着大野,然后突然悄声问道:“O酱……没有和nino吵架吧?”

    “诶?!没有啊……”

    “真没有?可是nino今天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条线索无疑又给了大野一个难题,大野认真梳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一切,思前想后都没找到任何类似和二宫发生争吵的事情,于是他在店里转了两圈,买了些吃的就回去了,离开便利店的时候二宫也在给别的客人结算,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己。

    看来真的哪里不对劲。

 

    晚上十点,趁着夜间客流高峰到来之前,二宫清点完收银机里的钱款,打卡下了班。

    说是什么厄尔尼诺带来的影响,今年又是一个暖冬,然而再暖那也是冬天,夜晚的寒风还是让他不禁裹紧了外套。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想不开,傍晚休息的时候也没怎么吃东西,也不是故意不吃吧,就是没有胃口,现在揉着隐隐作痛的胃,他开始有点自作自受的感觉。

    晚上大野来店里的事让他挺吃惊的,虽然自己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两个人更别提说上话什么的了,就看到大野和相叶两个人缩在店里最拐角的货架前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相叶没跟他说,他自然也拉不下来那个脸去主动问相叶。“你今晚和那个大叔说什么了?”什么的简直像是查岗的小媳妇儿,肯定会被相叶狠狠打趣一番的,他才不要做这种傻事。

    把双手揣在上衣口袋里猫着腰背,二宫边慢悠悠地走着边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气,又用嘴吐出来,看着呼出的气体在半空中显现成白色的雾又迅速消散,二宫突然开始想和这个人交往什么的果然还是太鲁莽了一点。从认识到交往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明明自己对他什么都不了解,就算是现在也没有完全了解,当初怎么就脑袋一热领了这么一个高难度高风险的任务呢。人生不像游戏,通不了关还可以从头再来,人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而且都说交往后三个月内是最甜蜜的时期,可到自己这儿怎么整个走向就不按攻略来了呢,还是说,果然没有肉体关系的维持,人和人感情就走不长远?

    二宫突然开始疑惑,大野当初到底是图个什么才向自己告白的。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住处,转动钥匙去拉门却发现门反而被锁上了,正在奇怪准备转回去,门却从里面被打开了,站在门里面的是那个被自己碎碎念了一路的大叔。

    “你回来了啊~”


TBC.

评论(29)
热度(72)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