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二十四)

我已经太久没有睡到自然醒过了,都忘了那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忧伤脸

祝某个依然可以睡到自然醒的girl生日快乐,我就不点名,急死你哼。

 

前文回顾走这里

 

 

===========================================

 

 

  二宫和也久违地睡到了自然醒,迷糊之间隐约记得今天没有任何安排,也便不着急起来,朦朦胧胧地半睁开眼,发现外面的阳光已经穿过窗帘间的缝隙钻了进来,看上去是个好天气。翻着身子正准备伸个懒腰看看时间,双手还没举过头顶,便感觉到哪儿不对劲。

  腰上似乎有个不属于被子的重量。

  二宫瞬间清醒了过来,猛地坐起身子去看,竟然发现此时应该在父母家的大野正躺在自己旁边,揽着自己腰的手因为自己的动作滑落了下去。那人似乎是还没睡醒,闭着眼两只手在被子下面摸索了一番,又本能地朝着热源的方向挪了挪,无比自然地、仿佛是在找抱枕一般再次抱住二宫的腰。

 

  大概是因为二宫坐着的姿势让他抱着并不舒服,大野把脸埋在二宫的肚子旁边蹭了蹭,努力地眨了两下眼,这才算醒过来,抬头对上满脸不可思议的二宫,软绵绵地笑了出来。

  “和也早上好~”

 

  二宫却揉揉眼睛没有回应,通宵之后的长时间补眠让他的脑筋还有点堵塞,看看大野,又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房间,思考着今天几号自己到底睡了多长时间这种问题。

  习惯了平日里伶牙俐齿的二宫,大野被他难得一见的呆呆的样子给乐到了,也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伸手抱住二宫,让他整个人倚在自己身上,又把被子往两人身上拽了拽。

  “没睡醒?再睡一会儿?”

  二宫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闭着眼睛,半天才蹭着脑袋在大野胸前点了点头。

  大野觉得自己此时可有“男朋友”的样子了,低头在二宫的发心落下一个吻,抱在二宫后背的手一下一下地拍着,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二宫耳边轻轻开口问道。

  “和也?”

  “……嗯?”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睡觉?这几天一直住在这边吗?”

  快要再次陷入浅眠的二宫吃力地在大脑里把这句话转了两遍,才终于想起来某个快被自己遗忘又绝对不想让大野知道的事实——自己偷偷摸摸跑到大野床上睡觉了。说起来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里?!本来是咬定了大野还要过两天才会回来,不然二宫说什么也不会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简直像是怀春的少女,或者偷人贴身衣物的痴汉。

  于是二宫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小肉手撑在大野的胸前,抬眼瞟了他两眼,却没找好说辞,又尴尬地垂下眼帘决定装死。

  这番风景在大野眼中却全变了味——怀里的人娇羞地看了看自己又移开目光,简直不是邀请胜似邀请,大野觉得自己的小旗子已经高高升旗迎风飘扬了。

  见怀里的人依旧没有开口的打算,大野心下喜欢得不行,脑袋一热,低下头去衔住那人通红的耳朵,舌头撩了撩耳朵柔软的轮廓,便感觉到怀里抱着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舌尖不怀好意地向里钻去,不出意外地听到了那人没有抑制住的轻声尖叫和娇喘。回父母家之前那个晚上浴室里的旖旎景象在记忆中变得清晰起来,大野挪着身子把二宫压在身下,那人起初还有小小的挣扎,在被子下乱蹬的小腿不凑巧地蹭到了大野身下的挺立,大野一声闷哼,压下腰耸动着身子,狠狠地摩擦了几下二宫的脆弱——这下二宫彻底被抽去了全身的气力。

  唇舌的攻击从耳朵转移到二宫的口内,好半天才松开,满意地听到二宫咕咚一声咽下两个人混在一起的津液,大野用鼻尖轻蹭着二宫的,直勾勾地看着二宫的双眼,压低声线呢喃着问道。

  “和也……想我了吗?”

  二宫看着大野弯弯的眼角和长得不像话的睫毛,这个人明明平时总是耷拉着眼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这种时候却显得炯炯有神,二宫甚至不敢盯着他的眼睛看得太久,怕被隐藏于瞳孔深处的情欲淹没失去自我。

  弯着手指刮了一下大野挺立的鼻梁,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

  “为什么这么早,不是说要一个多星期才回来吗。”

  “怕你想我了。”

  二宫又不争气地红了脸,还抚在大野脸上的手羞愤地拧了一下他圆鼓鼓的脸颊。

  “痛痛痛……”大野夸张地咧着嘴,捉下二宫捣乱的手,“其实是昨天晚上联系不上你,我一急就撒了个谎冲回来了。”

  二宫闻言挣开大野的手,从床头柜上摸过来手机。昨晚临睡前把手机打到了静音,刚点开屏幕便看到消息通知上一溜排的全是大野的短信和电话。

  放下手机,二宫压着身子趴在大野胸前再次陷入沉默。

  因为工作关系,二宫自认为自己的文笔还是不错的,独特的世界观和哲学观在业界也是小有人气,这么多年来从悬疑到有恋爱情节的脚本也都写过,然而这样的二宫却不擅长当面说什么煽情的话。有些想法和情感写出来很轻松,要通过自己的嘴说出来却显得无比沉重。二宫也知道自己挺狡猾的,很多事情都不说出口,等着别人来发觉和领悟,就好像自己给自己的世界造了一道门,这扇门总是关着却没有上锁,有些人在门外喊着“让我进去”却从未尝试去推开门,有些人像相叶那样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然而二宫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可能都在等这样一个人,不容他说又不冒昧地亲手推开这扇门。而此时的大野就像又一个造访的来客,正轻轻叩着门环祈求他开门,二宫自己也已经在里面将手搭在门把手上,要不要转动门把手打开门或许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想要主动一点,又怕为自己的主动付出代价,但是二宫不觉得自己是优柔寡断的人,或许自己在等待的只是一个下定决心的契机。

  “昨晚真的吓坏我了,我还以为是我太长时间没回复你你生我气了……”并未察觉二宫的神游,大野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二宫睡乱的头发,“结果等我找了一大圈回到这里却发现你在这边睡得好好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伸手探到大野背后勾住,二宫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大野胸前,让声音闷在大野身上柔软的布料里。

  “……就昨天,因为我突然想你了。”

 


评论(12)
热度(103)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