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二十三)

前文回顾走这里

 

我错了,这个坑就应该速战速决,现在某铭住的地方也换了,也不在便利店打工了,灵感来源一下子就切断了(委屈地对手指

年更!和去年一样是迟到的阿时生贺(好意思说!)阿时生日快乐(腆着脸

 

 

============================================

 

 

  大野回到住处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今天一整天都在帮着爷爷打理庭院,偷空看了下手机发现有二宫发来的短信,还没来得及回复便又被家人叫了过去。一大家子吃过晚饭才从老爷子家回来,大野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手机,却发现路上给二宫发的短信依然是未读状态,又尝试着打了两个电话,也没有人接。一开始还安慰自己二宫或许只是在打游戏没看见,可是等钻进浴室一边放空一边洗澡,心思反而愈加活络起来。

  不对啊,之前每次给和也打电话时他也在打游戏,但是立马就接了。

  和朋友出去了?可是往常和朋友出去都会告诉我啊。

  在打工?更不对,和也说了他这几天都不打工。

  ……

  等把所有可能性都在大脑里过了一遍,大野正在擦着身子的手突然一僵——完了,该不会是一天没回短信和也生气了吧。

  又打了几个电话,听筒那边依然是一成不变的嘟嘟声,大野这下急了,也来不及打理他软趴趴的刘海,拿吹风机草草地吹干头发,便冲下楼去。

  “妈妈,我先回去一趟,晚上不回这边了。”

  正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的大野夫妇皆是一愣,看着自家儿子外套都来不及穿,胡乱搭在肩上就开始坐在那儿穿鞋——印象中他们家这个从小处变不惊儿子好像不是这种急性子的人啊……

 

  “这么晚了回去干什么?”

  大野手上动作一顿,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啊,那个……松润说之前给他的画稿有要修改的地方,还挺急的要我立马过去。”

  “真有这么急吗,这都十一点半了……”大野妈妈说着走到玄关来,“要我送你吗?”

  “不,不用了!”大野赶忙站起来,“你再回来时太晚了,反正不是很远我走回去……”说罢大野也不给自家母亲再说什么的机会,披上外套便推门冲了出去,“那我走了!”

  好在出门还没跑几步后面便来了辆出租车,大野急急地招手钻进车,报完地址又马不停蹄地给松本打了个电话嘱咐他万一家里人问起别漏了馅。

  电话那头松本正和朋友在酒吧里,挂下电话时满脸无奈:“多大人了,还和中学生搞地下恋情似的。”

 

  

  大野抬头看了看和自家并排的二宫家阳台,黑乎乎的没有开灯,冲上楼去按门铃也没人应。垂头丧气地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给二宫发了条信息跟他说自己回来了,问他在哪儿,又等了一会儿也没能等到信息状态变成已读。

  走到二宫打工的便利店张望了一圈没看到一个熟人,实在没办法又给相叶打了个电话,被告知今天没和二宫联系所以也不知道。

  大野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甚至开始胡乱猜想二宫现在是否安全,结果也只是越想脑子越乱,想抽根烟冷静一下,一摸身上却是除了钱包手机钥匙以外什么都没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试图让烦闷的胸口好受些,大野撇头看了看两扇挨着的铁门,回想起家里应该还有烟,搔了搔后脑勺的乱发,身心俱疲地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

 

  推开门的瞬间大野发现,家里并没有长期无人居住的湿闷气味,看来二宫有来开过窗子什么的,实际上大野更希望二宫干脆住在这边,但是二宫说这自己还要在家工作,说什么也不肯过来,这甚至一度让大野考虑起要不要买一台电脑回来好让二宫在自己这边也能办公——没错,脱离现代人生活的大野并没有电脑这种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必要的设备。

  大野一路走进去打开玄关和客厅的灯,拖着步子走到沙发旁正准备坐下来,余光却瞟到房门敞开着的卧室里、床上鼓鼓囊囊的被子。

 

  心里一惊,大野快步冲到卧室门口,却看到自己找了一晚上的人正缩在自己的被窝里睡得香甜。

  大野觉得自己大概也是被这个人折腾得痴傻了,竟然就这样站在房门口愣了好久,又扶着门框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勾起食指摩挲着还在睡梦中的人的脸颊,过于细腻美好的手感仿佛让刚才为止的烦躁和郁闷统统消失怠尽,此时留在心里的只有小小的满足和甜蜜。收回手,大野轻轻扒着被子俯下身去,在二宫微张的唇边啄了一下,又一下,然后几乎是蹭着他的脸轻声唤道。

  “和也?和也?”

  被唤着的人却没醒,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二宫并没有告诉大野他是熬了两个通宵才完成手上的脚本,不然这个老爷爷肯定又要唠叨让他休息休息休息,明明他自己画画时也会熬夜通宵——所以大野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是好笑二宫竟然睡得这么沉。但是人既然好好地躺在自己家里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大野折回客厅关上灯,换了身睡衣,也钻进被窝,轻轻地把人揽进自己怀里。二宫依然没醒,在大野怀里蹭了蹭脑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猫儿一般的软态看得大野笑弯了眼角,抬起脑袋在二宫额头上印下一个晚安吻,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晚安,和也。”

 

 

============================================

 

 

早进家里看看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评论(30)
热度(95)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