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战国风

看Japonism live开场动画和结尾动画脑洞大开,排着周边的队就简单地码了一下……关于战国历史没有考证,纯属捏造

===============================

天正18年,战火燎烧了半个本州岛,硝烟蔽日的大地弥漫着黄色的烟霾,战鼓和厮杀的声音仿佛撕裂着大地,唯有凉如秋水的夜晚,这天宇之间才能留住一丝清静。

松本城西南边的山之阴水之阳,有一间破旧的茅草屋,里面住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河对岸的村民只道是隐居的怪人,家里也没什么家当,唯有一杆鱼竿和一个锻刀的炉子,村里的刀刃镰锄皆由他锻造,却也不收银两,只要村民分他一口口粮。
茅草屋有一个常客,是个看上去白净精神的小青年,淡淡的眉毛常常下意识地皱在一起,下巴上的痣点得恰到好处。
青年是河对岸的村民,因为是家里的老幺,农活也轮不到他,便无事读读书,无聊了便去林子里打点鸟雀野兔。自打河对岸的怪人搬来,青年又多了一个乐子,有事没事便去造访茅草屋,村里人问他每次去都做些啥,青年说也就是赖在那里看看书,有时一起去打打鸟雀,偶尔也会陪怪人去河边钓鱼。

又是一个春秋,青年刚成年,征伐的军队便来到村子里征兵。
这日,青年渡到河对岸来,还未靠岸便见怪人罕见地立在岸边等他。
青年又欣喜又疑惑,边撑着木舟靠岸边尖着嗓子对怪人喊话。
“大叔怎么了?竟然还在外面等着,诶?是等我吗?”
怪人拧着眉毛看着青年,没有直接回答青年的提问,却是反问道:“和也你真的要参军吗?”
青年一愣,抬眼看看怪人看不透的表情,又笑了出来:“领队的老头说我有当兵打仗的天赋,你信吗?我是不信,所以想去验证一下。”
“你会死。”
“不会。”青年没有顾虑怪人语气里莫名的烦躁,想都没想便反驳了回去,“不够英勇无敌我还不会跑嘛~还是说大叔你要和我一起去保护我?”
怪人看着青年眼里的狡黠,又是无言的回复,良久,叹了口气,拉着青年的手腕走进茅草屋里坐下,青年撑着膝盖看着怪人欲言又止,却不似往常那样主动开口寻找话题。
怪人见青年是打定主意要自己先开口了,才轻叹口气:“我……给你锻把太刀吧。”

离青年随军队出征仅剩一周不到的时间,怪人没日没夜地打造起了允诺好的太刀,炉火带着窜出的金色火星,染红了茅草屋上方的夜空,跟随怪人多年的锤子一下一下沉稳地敲在熔岩般颜色的刀片上。
正敲着,怪人却突然停下了手,警惕地向斜后方看去。
“智君……你……又开始锻刀了?”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包着头巾的声音主人从身后山坡上走下来,看方向似乎是从竹林那片过来的。
怪人却没有答他的话,而是回过身继续敲打刀片。
“不是为了拒绝松本城城主的锻刀请求才逃到这里来的吗?”
“因为不想让自己锻的刀成为屠杀生灵的凶器。”
“那你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保护所爱之人的必需之物。”
那人略带诧异地看向被炉火勾出金红色细边的背影,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正欲转身离开,又被叫住了。
“相叶君。”
“什么?”
“如果你要告诉润君我的藏身之处也不要紧,替我向他说声抱歉。”
被称为相叶的人似乎是在内心挣扎了一会,才开口道:“不会告诉他的,谁让你们都是我的挚友。但是……”相叶直直地看向锻刀人的眼睛,“如果有人威胁到了润君的生命安全,我也好,翔君也好,都不会坐视不管的,若真有那天……就先跟你说句对不起了。”
相叶说完便转身离去,锻刀人一直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才将目光重新转回刀片上。

五日后,青年带着闪着异色寒光的太刀随军出发了。
一个月后,战场上戴着黑色盔甲挥舞着异色太刀的武将名声远扬。
三个月后,松本城城主携家臣避难退至下总古河。
半年后,松本城易主。黑色盔甲的武将婉言拒绝了大名的提拔,回到位于松本城西南方向的家乡,再去寻找锻刀人时,茅草屋却已空无一人。

四百多年之后,东京天空树的名刀特设展上,闪着异色寒光的太刀被罩在晶莹的玻璃箱里,一个白净的青年驻足在太刀前,青年淡淡的眉毛下意识地皱在一起,下巴上的痣点得恰到好处。
“和也?”青年的手被轻轻捏住,一个和青年差不多身高的猫背男人靠了过来,“怎么了,看了这么长时间。”
“没,莫名地有种亲切感。”
男人顺着青年的目光看了过去,太刀的锋芒却似有着魔性的吸引力,男人也看得移不开眼了。
“是呢,莫名地觉得有种温柔的气场。”
“啊,这两个人又在说莫名其妙的话了。”一双大手分别搭上两人的肩膀,穿着带帽衫的男人故意把嘴撅得小小的,满脸“你们又不带我玩咯”的表情。
正说着,玻璃罩边又凑过来一张小巧的脸,看了太刀几眼,青年便扬着情绪高涨又略带沙哑的声音说:“就是啊!这个刀我怎么看都是闪着寒光好吗!润君你来看呀!”
带帽衫的男人和声音沙哑的青年向还在旁边的展台看着的人招呼道,那人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走了过来,看了看刀,又看了看还无意识地牵着手的人:“难道……是上辈子斩了nino和大野君的刀?”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不吉利。”
“斩了我的我还觉得亲切,那得是怎样的抖M……”
“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浪漫些的话。”
“但是啊……”猫背男人弯着眉眼看着同伴们嘻嘻哈哈笑完后才又开了口,“不用活在那个互相厮杀的年代太好了呢……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听他说完,被他牵着的白净青年却是满脸嫌弃地甩了甩手:“你今天怎么了,好恶心……”
声音沙哑的青年和带帽衫男人鬼兮兮地笑了起来:“啊,完了,大野君被妖刀附身了。”
“快走吧快走吧,找个地方给大野君驱邪去。”
“nino,如果大野君一直被妖刀附身,你还会继续爱他吗。”
“分分钟甩了他,现在就甩了他。”
“和也?!”

五个人嬉笑着离开了那把太刀的展台,白净青年刚走几步,却又回头看向那把太刀,薄薄的猫唇笑了起来,用口型说了一句——
ありがとう。


===============================

因为驾驭不了这种风格所以没展开写
润君是松本城城主,并不是无能,而是收到时代和所谓大局的束缚。
翔君是松本家家臣之子,自然而然地当了润君的谋士。
相叶是润君的挚友,但是不喜欢政治勾心斗角和战场厮杀,隐居在城郊区的竹林里。
大野本来是有名的刀匠世家出身,但是不愿意做这些取人命的东西所以隐居了。
……
什么的你们看到开场动画就知道了!武将nino拿的绝对是大野锻的刀!(脑洞收收

评论(8)
热度(105)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