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性冷淡(5)

●完结了


●还是被屏蔽了,大家转移一下阵地吧(没有账号的请等待村子下次的开放注册,回复开启隐藏的情注意规范回复,不然被扣分了得不偿失……)




=================================




    结果那天晚上大野连哄带骗地让二宫把自己带进了家门,想像中关上家门便大干一场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相反,两个人都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没有原由地羞涩起来。


    二宫中规中矩地带大野参观了一圈屋子——两室一厅,看起来不算大,却是几年前两人共同的梦想。大野还记得以前两个人窝在7平米见方的屋子内,抱着二宫躺在拥乱却安心的地铺上规划着两人以后的房间,二宫说我们租个2LDK,一间作卧室,一间当你的画室,大野则说客厅里要有张沙发床,还有大大的电视,这样你打游戏打累了可以直接躺下睡觉,对了还要有个大一些的浴缸,现在的太小了,两个人坐进去就动不了了。


    “现在这些都实现了,”二宫关上浴室的灯,把大野推进客厅,“你却不在了。”


    大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只能牵起二宫的手放在唇边亲了又亲,又伸出右手用大拇指在二宫眼角轻轻摩娑,两个人默契地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大野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你恨我吗。”


    “恨,刚开始的两年可恨了,可是后来又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恨你的。”


    “对不起……”一句道歉却是迟来了四年,“原谅我好吗。”


    “才不原谅你,一辈子都不原谅你。”嘴上这么说着,二宫的脸上却是勾起了一抹微笑。


    大野一听这话,也被带着笑了起来,把二宫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轻微摇晃着,一下一下地啄着二宫白净的后颈,贪婪地呼吸着他的味道,直到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开始向下体集中涌去——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这样就兴奋了。


    “洗澡吗?”大野故意呼着气,对着二宫敏感的耳郭低声呢喃。


    那是二宫再熟悉不过的代表着情欲的声线,他努力忽视掉两耳的热度,扶着大野的胸膛撑开点距离:“你先进去,我去给你拿换洗衣服。”


 


 村子入口




    后来二宫又和相叶见面时,一眼就被相叶看出来“气色不错,找到新欢了?”然而当二宫报出“大野智”三个字时,相叶却是端着杯子愣住了。


    过了好久,相叶也一脸释然:“也好,既然你们谁都没放下谁,与其分开各自折磨自己还不如老老实实在一起。”

    二宫想,也是,虽然难免会有小的争执,但至少现在的生活来得快乐得多,而且相信这次,他们不会再有谁轻易地提分手二字了。


评论(24)
热度(148)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