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性冷淡(4)

●一边写着一边觉得OOC爆了……然而最近得了不能看现实向文的病

●不想写肉


=================================



    大野感觉得到,二宫已经原谅自己了。之后的聊天里,二宫没有再避开目光或是惧怕接触,那个喜欢把身子缩成小小一团,用上目线看自己的小可爱又回来了。于是走出店门时,大野自然而然地提出要送二宫回家。

    二宫的住处已经不是当初走个十几分钟就能到的地方了,两个人坐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电车,下车后又走了十多分钟。

    已经进入深夜的路上鲜有行人,幽暗的路灯非但没让人觉得沉静,反而像是勾出了心底的躁动。大野摸过去牵起二宫的手,手心里捏着的温暖只僵了一下,便感觉到柔软的手指穿插着扣住了自己的手。心下生出一股失而复得的欣喜,表情也收不住,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侧头去看二宫,却发现他似乎有些拘谨地看着脚下的路,再浓的夜色也藏不住变得通红的耳朵。大野估摸着二宫是陷入了自我矛盾,虽然复合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是内心敏感如二宫,没个正式的说法肯定还是不行的。于是大野暗自给自己打了打气,十指相扣的手指又收了收。

    然而大野只猜对了一半,所以当大野站在二宫的公寓后门,搂着人儿的腰、亲昵又慎重地说“我们复合吧”之后,二宫的回应却是长到让大野心里打鼓的沉默。

 

    诶?!别告诉我你其实已经另寻新欢了?!还是说你并没有想要复合?!那这一个晚上的亲昵又是什么?!我的自作多情吗?!

 

    大野把内心的纠结全部写在脸上了,于是当二宫抬眼去看他时,见到的便是他拧着眉头、欲言又止的表情。

    二宫斟酌了半天也没找到合理的借口,最终自暴自弃地决定破罐子破摔。

    “在那之前,你能帮我确认一件事吗?”

    “什,什么?”过度的紧张让大野滑稽地咬了舌头。

    二宫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耳垂热得发烫了。

    “我需要确认一下……我的身体是不是还能接受你……”

 

    ……什么意思?

 

    大野智觉得自己的大脑彻底荡机了,满脸迷茫地看向还被自己环在怀里的人,听着他又犹豫着开了口。

    “我没你那么清心寡欲,其实我……有找别人。”

    ——嘛……人之常情,虽然心里有点难过。

    “就这半年。”

    ——原来我给他带来的伤害这么深。

    “八个。”

    “哈?!”

    “全分了。”

    “……炮友?”

    “不,我是真的想要和他们交往……然后……忘了你……”

    大野有点听不下去了,他开始摸不清二宫这次联系他的目的,刚受伤地把头垂下去,又被人急急地捧了起来。

    “听我说完,”二宫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愤还是着急,眼角都红了起来,“但是我发现我的身体完全不接受他们……我……对他们硬不起来……”

    “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二宫咬了咬下嘴唇,“我想让你帮我确认一下,我是不是性冷淡。”

 

    心下忽地就窜起一团无名火,想着二宫和也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了,发泄生理需求用的性道具吗。大野像是要故意弄疼那人似的收紧了双手,压低声音在二宫颤抖的唇边说:“你想让我怎么做?”问完后却是不等二宫回答便咬上那两片缨红。过于熟悉又令人怀念的触感和温度让原本带着怒意的啃咬变成了大力的索求和掠夺,双手也在衣下来回游走,甚至腿也不闲着,抬起大腿抵到二宫的下体摩擦着。大野凭着记忆毫不留情地刺激着二宫的敏感点,感受到怀中抱着的身体因为兴奋而颤栗不已,大野突然改变了主意。

    将舌头从二宫的口中退出,沿着被自己亲得有些红肿的唇一勾舌尖,卷走那人还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扶着肩稍稍拉开点距离,视线黏着地停留在那人还有些意乱情迷的脸上,好一会儿才向下看去。

    在昏暗中努力确认了什么之后,大野挺着腰、故意贴着二宫的下体磨蹭了两下:“这不是出色地站起来了吗,你哪里性冷淡了。”

 

    二宫却像是被他的话拉回了一点神智,呆呆地看着自己下面顶起的小帐篷,后知后觉地回味着刚才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对了,自己并不是性冷淡,只是身体还没有忘记这个人。然而心也好身体也罢,就像是干涸已久甚至开始出现龟裂的土地,方才那一点点雨滴非但没让他感受到滋润,反倒变得更加饥渴起来,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不够。

    偏偏大野也不知是真的没有察觉还是想故意刁难,温柔地替二宫整理好衣服和被自己揉乱的头发便作势要回去:“你想确认的事已经确认好了吧,那我先回去了哦?”说罢还去看二宫的眼睛征求同意。

    二宫看着他近在咫尺噙着盈盈笑意的眼睛,想着大野智你装什么装,什么好都给你占去了,当初也是说甩就甩,我到现在还惦记着你这么多年我就是贱骨头行了吧。这么想着,装着这么多年来五味杂陈的玻璃瓶子像是碎在了心底,心下一阵委屈,还没来得及伪装好,鼻头便一酸,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气。急急地低下头,不料还是全被大野看了去。

 

    大野愣了一下,二宫红着眼眶的样子在脑海中和四年前分手时的夜晚相重叠,大野又后悔刚才的冲动了——大野智啊大野智,你还嫌伤他不够深吗,他还对你有感觉,难道不是应该高兴还来不及吗,逞一时之快报复些什么呢。

    细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再次倾过身去将人抱了个满怀,亲吻了一下那人的耳朵,这才慢慢开口:“骗你的,我早就错过了末班车,回不去了,你可怜可怜我收留我一个晚上吧,嗯?”

    “……大野智你就是个混蛋。”

    “嗯, 我是。”

    “你是早就有预谋的。”

    “是。”

    “你就欺负我。”

    “不敢了。”

    “以后只能我甩你,不准你甩我了。”

    “好……不好!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甩我的……”


评论(18)
热度(220)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