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性冷淡(3)

都别催肉!我现在很绝望……


==================================


    二宫曾幻想再次见面时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然而天气却背叛了自己的期待,滴滴嗒嗒的雨落得人也跟着压抑了起来。二宫觉得自己应该先想好和那个人见面后应该说些什么,然而从出发那一刻起,大脑却陷入了混沌之中,两条腿甚至有要逃跑的冲动。等浑浑噩噩地走到约好的居酒屋门口,二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因为低气压而闷得发慌的胸口补充点氧气,这才硬着头皮推开门去。

    约定的地方是两个人以前经常一起光顾的店,熟门熟路地走到那个他们曾经的固定座位——吧台长桌的最左边拐角时,大野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和以前一样坐在倒数第二个位置上,把最里面的位置留给了自己。

    四年没见,那个人没有以前那么黑了,一头金棕的发色也染成了更加沉稳的棕黑色。二宫只敢瞟了一眼,撞上大野的目光后便急急移开。

    “来了啊。”

    “ 嗯……”

    便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大野和二宫目光相遇后也尴尬地看向别处,见对方不说话,又偷偷拿余光去看二宫,却发现他垂着眼,不曾望向自己。

    说不上来是失落还是松口气,瞟了眼桌子,抽了酒水的菜单递过去。

    “先,先点杯喝的吧。”

    “…… 嗯。”

    四年过去,店家的酒水单几乎没变,只有价格几乎都调高了几十日元。二宫草草地扫了一眼单子,又递了回去。

    “生啤吧。”

    大野接过单子却是看也不看直接插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然后招呼过来店员,点了两杯生啤——以前他们每次来都是先点两杯生啤。

 

    等酒和店家配的下酒菜都端上来,大野觉得,得打破这沉默了。以往两个人在一起时总是二宫说的多,他听的多,但是照今天这个势头下去,自己再不说点什么,估计此时正坐在自己左手边的人喝完这杯就要逃开了。

    于是大野也不顾对方已经在把杯子往嘴边送,举起自己那杯轻轻地碰了上去。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个人的动作僵了一下。

    清凉的液体灌下肚,二宫才总算回过一点神来,正踌躇着该说些什么,就听到那个人又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你……最近还好吗。”

    “嗯。”二宫想说其实一点也不好,所以才想到叫你出来的,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你呢?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年前……联系不上你,我联系过相叶。”

    “我知道,他告诉过我。”

    大野一瞬间觉得自己碰了壁,摸摸鼻子又说:“你搬家了?”

    “……嗯……”二宫愣了一下,搬家的事情过去太久了,他甚至忘了这事儿不曾告诉大野,“相叶告诉你的?”

    “不是,我回去找过你……”大野看到二宫投来略显诧异的目光,苦笑了一下,“相叶对于你的事不肯透露一个字。”

    二宫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感激,又觉得有些对不起相叶。如果他知道自己主动联系了大野会是什么反应呢。

 

    大野又点了一些二宫以前爱吃的菜,让二宫觉得怀念的同时又陷入了挣扎——原来他都记得。

    二宫一直以为大野对什么事都不上心,刚分手的那两年二宫一直拿这个问题麻痹自己,刻意忽略了甜蜜的回忆,吹毛求疵地回想着大野怎么不好怎么被动怎么粗心,最后得出了“这么不在乎自己的人不值得自己这么伤心”的结论。然而当自己已经在心里把对方定义为渣攻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把藏在心里的温柔统统掏出来摆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无处可逃。那么当初又是为什么要抛下自己呢。

    大野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双手捧着杯子一口一口嘬着啤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的二宫,自己手中的酒却是一杯接着一杯下肚,而且早就从刚开始的啤酒换成了酒精度更高的酒。大野在下意识地给自己壮胆,虽然也不知道是要壮胆去做什么,或许只是为了有勇气说更多的话,或许是为了有勇气去确认自己还有没有可能挽回这个人……

 

    又扯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二宫突然摆出一副老朋友间互相调侃的神情问道:“在法国待了三年,有没有钓到什么金发碧眼的洋妞?”

    大野举着酒杯的手突然滞了一下,抬眼深深地看向目光有些闪躲的二宫,手一抬,辛辣的液体一仰而尽,把杯子放到面前的柜台上让店员收走,这才慢悠悠地伸出手去捏了捏二宫已经红透了的耳垂。

 

    “没有,我谁也没找。”

 

    二宫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被眼镜蛇盯住的猎物,看着他把手伸过来却动都不敢动,惊诧地望过去,却在那人因为酒精而开始泛红的双眼中看到了另人战栗的欲望。

    指腹与耳垂之间直径不过一厘米的摩挲,却像是装满了情愫的炸弹,迅速炸开侵浸全身。二宫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前所未有的快,心下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满,在乞求着更多的碰触。两人间原本隔着的30厘米的距离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早已贪婪地抵在了一起,在外人看来像是喝得有点高的哥俩好,然而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贴在一起的肌肤在互相传递着怎样的热度。


评论(17)
热度(197)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