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性冷淡(2)

●写得我尴尬恐惧症都要发作了

●本来准备两章结,结果……还是要明天继续………………


=================================


    又是半年过去,二宫感觉自己再憋下去真的要去请松本给自己进行心理治疗了,拿着手机纠结了一个又一个晚上,终于决定把罪魁祸首叫出来,让他赔偿自己精神损失费——虽然嘴里是这么说的,二宫清楚,他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只是寂寞得发慌了,想见见那个人,以及,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对谁都没有反应了。

    二宫整个晚上都开着短信的编辑界面,坐立不安地打了字又删掉,删掉又关掉,关掉又打开。

 

    二宫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打招呼,甚至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去打招呼。

    实际上分手后的第二年那个人来找过自己,但是被伤得太深的二宫几乎是想都没想地挂了他所有的电话,删了所有的短信,甚至删了他的号码和推特上的互相关注,那股狠劲似乎是真的要把那个人从自己的生命里删除出去似的。

    然而现在的我在做什么。

    二宫想,就像是拽着领子狠狠地抽几年前的自己的耳光。

    他还记得分手的那个晚上,向来不在人前落泪的自己反常地软弱恳求,也没能换来那个人的改口。那个人甚至没有说一句收场的话,只是一声轻飘飘却透露着无奈的叹息,然后转身离去,留自己一个人在夜色中。明明有自己的住处,却觉得无家可归;明明知道回家的路,却觉得迷失了方向。回家路上的每一处风景无不让二宫想起两个人相处的朝夕,那个充满了回忆的一厅一室更是让他觉得窒息——心痛得窒息。于是分手后的第二个月,在看清自己已经没有挽回那个人的可能之后,二宫搬离了那个时时刻刻能插自己一刀的地域。

    现在却要贱骨头地去主动联系那个伤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人。

    

    像是害怕收到回复——抑或是干脆没有回复,不论是哪种结果都让二宫感到心虚,于是他发完短信后便把手机丢在客厅,然后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假装自己很困很累很快就能睡着,其实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二宫突然又后悔了,现在去撤消短信还来得及吗?如果,如果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没有回复怎么办,那是说明对方换了手机号还是干脆不想回呢,又或者对方也删了忘了自己的号码,四年了,说不定那个人早就忘了自己呢,说不定早就另结新欢了呢,那自己这个傻乎乎的倒贴算什么。

    松本早说过二宫的压力是他自己给的,根源就是想太多,而此时此刻二宫却不受控制地做了一大堆似乎无用的假设,甚至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睡梦之中。

 

    这边这个是睡着了,收到短信的那个却无法入眠了。

 

    当大野智窝在自己凌乱的画室里,揉着僵硬的脖子看着刚刚勾好线的画稿,余光一瞟,发现被自己打到静音模式扔在一边的手机正亮着屏幕,想着又来了什么广告邮件,拿过来一看,屏幕上映着的那串倒背如流的号码却猛地闯入眼帘。

    早在下狠心离开二宫的那个晚上,大野就删掉了他的号码,奈何记忆却背叛了自己的决定,将那个人的一切牢牢地留在了心底深处。

    迟疑了一下,点开短信,没有称呼,没有署名,但是大野知道那一定是二宫没错了。

 

    「最近还好吗」

 

    整个人一瞬间陷入了空白,拿着手机倒在床上,盯着那五个字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文字里能映出那人的神情和声音。

    原以为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和二宫有所交集了,当初自己决定去法国留学,临走的最后几个月,两个人又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陷入了冷战,身心俱疲的大野对二宫说出了分手。然而只身一人去了异国他乡,等初来乍到的新鲜感褪去之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乡愁和寂寞,这时候大野又想起了二宫,开始想念他的声音和柔软的怀抱,开始在意他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还喜欢自己。

    二宫不是自己的初恋,但自己却是第一个在这张纯洁的白纸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从交往之初连接吻都不会的青涩,到稍稍放开努力模仿自己的动作学着回应,再到后来只在自己面前展示的奔放和诱惑……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这个恋人是这么的可爱,自己能成为他第一个爱上的人是如此一件幸事。

    大野开始后悔了。人在很多时候都以为自己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采取的行动,但是过了一段时间,等碰了一鼻子灰,才发现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鲁莽。于是大野急忙去给二宫打电话,想要挽回,想要重新开始,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拐着弯去联系和二宫关系最好的朋友,得到的答复却是:“他大概是不会原谅你了。”

    大野终于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三年学成归来,大野也曾抱着侥幸的心理回到二宫曾经的住处,却发现那间小小的屋子早已异主。也是,那个看似淡漠实际脆弱的人,又怎么会继续住在这个伤心之地。

    一切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大野开始认命,告诉自己这叫自作自受,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创作之中。

 

    所以这条短信来得太突然,就好像在大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二宫突然冲到了自己面前似的。

    又看了短信一遍,大野皱着眉沉思良久,还是关上了手机。

 

    第二天一早,二宫几乎是一睁眼就爬起来去看手机,然而收件箱空空的,一条未读信息都没有。自嘲地笑笑,就在要放下手机的时候,手机震了起来。

    二宫难以置信地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心跳快得仿佛要蹦出来一般,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在电话几乎快要自动挂断时,二宫终于按下了接听。

    却是一阵沉默。


    对方似乎在等二宫出声确认,这边二宫却大气都不敢出。

    也不知是被寂静打败,还是看透了二宫的尴尬,良久,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清嗓子的声音,然后是那个恍如隔世的糯糯的声音:“ni、nino?……唔……最近有空见个面吗……”

评论(28)
热度(211)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