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乌托邦
如果有一天脑洞也拯救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就毕业吧

 

#SK# 安全距离(二十一)

前文传送

本来准备把玉藻前写完再来更这篇,但是…………

时子生日快乐w

今天收到不少大宫love love的图了吧,拼不过图,创意又比不过艾酱(。)的只好双手送上更新(。


=================================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习惯性地摸到手机打开一看发现大野发来的一条短信,说是要陪父母回一趟老家。简短地回了个信息过去表示看到了,便起床洗漱,本来都打开储物柜了,看着柜子里放着的泡面,想到昨晚大野说的话,又默默关上,穿上外套出了门。

 二宫今天下午3点开始有工,本来提前个10分钟去店里打卡就行了,却是早到了半小时,跟在收银台里忙碌的同事打了个招呼,便钻进休息室。

  休息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监视器那里传来店内的对话声,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电磁音。二宫走到存放废弃食品的地方挑了挑,拿了一包三明治出来。店里的食物在到保质期两小时前就不能再卖了,会被店员撤下来堆到休息室去,反正扔掉也是浪费,店员们就会在休息时直接从那里面拿东西吃,正好节省了一笔伙食费,而且运气好时还能碰上那些看上去美味但不至于想要自己掏钱买的新产品。按理说二宫的经济条件不需要抠这些小钱了,但是摆在眼前的便宜为什么不占,更何况这是在阻止食物被白白浪费——这么想着,二宫撕开包装,拿出一块三明治塞到嘴里。

  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监视器,突然听到监视器和门外同时传来一声元气的“早上好!”,紧接着休息室的门便被大力推开了。

  “今天情绪也很高嘛,相叶桑。”

  来人明显没料到会有人比他来得还早:“诶?!Nino你今天来得好早啊!”

  “来填肚子呗。”二宫撇着头看了一眼相叶,又转了回去继续盯着监视器。

  “嘿嘿~我也是~”相叶边说着边脱下外套挂到柜子里,“还有啥吃的没?”

  “唔……”二宫看了看身后地上的篮筐,“饭团…饭团……以及饭团。”正说着相叶也探头过来,看着筐里的东西垂下了肩膀。

  “真的假的啊……我还是去买点什么吧……”

  “那顺便给我带瓶热饮。”

  相叶揣着钱包定在原地看向二宫,却只是被帅气地抛了个电眼,于是心领神会又无可奈何地走了出去——好吧好吧我就不指望找你要钱了……


  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二宫突然想其实这东西也不见得营养到哪里去,还干巴巴的,速食这种东西就别分孰好孰次了,下次还是老老实实地自己做吧。

  看了眼时间,掏出手机给大野发了条短信,打卡,登录出勤,换上工作服,出休息室前最后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回复。心下叹了口气,推开门的同时换上了营业式微笑。

  “欢迎光临~”


  大野今天一大早就被母亲喊了起来,正一脸没睡够地嘟着嘴问去哪儿,便被甩了一套和服到床上。

  “去你爷爷家。”

  墨色结城紬的着物,配上一件秘色正绢羽织,刘海也被高高吹起,一身正装的大野和姐姐一起坐到车子后排,趁父母在前面说话不注意,拿出手机给二宫发了条短信汇报,刚把手机收起来,一抬头便撞上姐姐戏谑的眼神。讨好地笑了一下,姐姐一脸“你要感谢我”的表情转过了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湘南境川边的一处庭院前,推门而入时,头发花白的老人已经在廊前立着了。

  爷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所以大野从小就不怎么愿意留在爷爷家,好在奶奶是个温柔又可爱的人,让儿时的大野心中留下了一份温存。从小爷爷似乎就对只喜欢在纸上涂涂画画的大野不怎么满意,然而成长至今,老人家虽说不上对他的工作感兴趣,还是妥协般地接受了。没有办法,从小一起长大的松本润做事雷厉风行,又二话不说地接手了家业,这么鲜明的对比摆在那儿,老人家心里多少有些落差吧。

  不出意外地又被问及了对象的事情,幸亏有姐姐在旁边巧妙地转移话题,大野才不至于陷入窘境。

  神经紧绷的一天。

  晚上吃过饭,回到从小住过的房间,这才拿出手机,看到了二宫的短信。


-今天一直没来短信,看来过得很开心嘛?我今天打工,晚上10点下班,那之前都会不了短信哦


  苦笑地回了一条,放下手机,盘腿坐到床上,呆呆地盯着摆放在床头的照片看了好久。

  那是奶奶的照片,曾几何时牵着自己去相摸湾边散步的人,现在却只能在这小小的照片前相见。奶奶去世好几年了,父母想把爷爷接过去和他们一起住却被屡屡拒绝,大野以前不懂爷爷的固执,现在想来,是舍不得离开奶奶生活过的地方吧。

  “奶奶,你知道吗,阿智有喜欢的人了……”对着照片,大野自言自语般地开了口,“但是阿智却不敢把人带回来见你们,是不是很没用?”

  “对不起啊奶奶,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没有按照你们的期望走,但是我想……奶奶的话会不会愿意听我说说那个人的事情呢?”

  “我啊,大概到现在都没学会做一个大人,做什么事还是很冲动,认识那个人后更是越来越不成熟……莽撞地告了白,莽撞地抱了人家,甚至还在他面前丢脸地哭了……Fufu~但是你知道吗,他没有拒绝我哦~”

  “虽然交往时间还不长,但是每天都跟在梦里一样,好开心,但是……”但是,直到回来见到父母,见到爷爷,大野才觉得被现实狠踹了一脚在肚子上,疼,又喊不出口。

  “奶奶……我该怎么办呢……不计后果地把人拉下了水,却不知道怎么去负起这份责任,我怎么这么差劲呢……”


  晚上10点半,从店里出来,看着相叶笑得一脸摺子地跟着来接人的樱井翔走掉,心下竟然有那么一点吃味儿。

  刚才退勤后立刻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好些个信息提示,二宫向下翻了翻,直接点开了“发件人:大叔”的那条。


-才没有的事,今天累死了……好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二宫隐隐约约觉得,大野情绪不高。收起手机,直到回到了家里,瘫倒在床上,才又拿出来,反复看了几遍短信,却是拨出了电话。

  响了才一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

  “……和也……”

  二宫好笑地听着话筒里传来的那人夹杂着明显的撒娇意味的声线,弓起食指碰了碰鼻子。

  “怎么了呀?今天不开心?”

  “……想和也了。”

  “净说好听话。”

  “真的……好想和也……”

  在床上翻了个身,没有拿着手机的手将枕头一把揉进身子下面,听着自己和对方的呼吸在听筒前互相传递着,然后,似乎有一种让人寂寞难耐的情绪随着电波无限扩散开来。


  大野猫着背,静静地听着话筒那侧的悉索声,等那边静下来,那人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轻得好像近在耳边的呢喃。

  

  “我也想你。”


评论(15)
热度(90)
Top

© die Utopie | Powered by LOFTER